歹文丑字

是佛系追星老阿姨了

周尹 记个脑洞

铁林×袁华

区公安局新局长×前区长儿子
大院竹马×竹马,十年后重逢

前区长入狱后,弟弟一朝落难
哥哥平步青云,年纪轻轻当上局长

仗义强势小局长哥哥天天一边语重心长教育酒吧服务生弟弟不要堕落,一边明里暗里帮忙解决觊觎弟弟美貌的臭流氓情敌路人甲。

傲娇貌美初入社会酒吧服务生弟弟一边天天别扭拧巴冷对小局长哥哥,一边在遇到事儿的时候怂巴巴地躲在哥哥身后喊:我哥是局长!

好哥哥拎着怂弟弟一路升级刷本解决掉情敌路人甲,成功把弟弟教育到床上去。

沉迷酒色 小局长天天泡吧为哪般?
仗势欺人 服务生为抱大腿潜规则?

众人:噫,没眼看没眼看

——————————————————
大概憋完论文以后会试着写写,但是文笔太渣脑容量又小,突然无力...
每日沉迷朱周翟尹,无心学习的后果_(:з」∠)_

求解

很慌了。
换了个手机号,之后才发现我好蠢。
1.B站帐号没改绑定手机号,同时也没绑定邮箱,要怎么才能改呢?
2.微博登录手机号没改。微博还没实名认证,所以只要认证了就能改登录手机号了吗?
3.另一个lofter帐号也暂时找不回来了。为什么?因为那个帐号是用微博直接登录的.....

对我来说,这道题太难了,我不会做呀

应该如何操作呢?
真心求解ಥ_ಥ谢谢大佬!

【文正】互相追星

OOC+渣文笔预警!!!一发完

1
“亚文老师,您想好另一段配什么了吗?”脖子上挂着工作牌儿的小编导小心翼翼凑到正在彩排间隙用手机看视频的男人身边探头问到。

“想好了,就这段儿了。”朱亚文闻言抬头,给小编导晃了晃手机上正在播放的电影,脸上带着被电影逗出的笑意。

“袁华那段呀?嗯...这段儿会不会太简单,不够给观众以震撼?”

“不会,这段儿多可爱啊,这就定第二段了,麻烦你了。”朱亚文脸上笑意又大了几分,起身去找配音指导继续彩排了,留下对着背影犯花痴的小编导独自纠结。

嗯...不愧是亚文老师,效果真好!——看完彩排,小编导星星眼感叹。

2
“尹正哥,吃饭去啊!”翟天临拍完一天的戏份,对一旁稍早结束等在一边的尹正凑过去,“哟,我当你聚精会神看啥呢,原来是看我啊!怎么样,兄弟我帅不帅!?”

“帅帅帅,你先去换衣服去。”尹正头也不抬,紧盯着手机视频里伴着他最熟悉的音乐配音的男人,挥了挥手顺口应到。

“好了,咱们走...”翟天临从更衣间出来,刚喊出口的话再见到尹正时顿了顿。

只见尹正捧着心口,一脸陶醉的把视频反复调进度,一遍遍地听视频里放的那声“宝贝儿”。

嚯,没看出来啊,这哥少女心八成比自己还多呢。——翟天临叉着腰,摇头感叹。

3
朱亚文觉得,这个传说中自带BGM的男子,真的很神奇。

此刻他正悄悄站在节目录制间门口,从半开的门看进去,看着那个男子投入地彩排哑父,全身颤抖,双眼通红,却在结束的下一秒平静地出戏。

“亚文老师,您来了,尹正老师这边马上结束了哈。”屋里靠门口坐着的小编导最先发现了站在门口的朱亚文,忙站起来打开了门说到。结束了彩排的尹正看到有人来,急忙跟配音导演道了谢就迎上去。

“亚文老师您好,我是尹正!”露齿笑,握手,鞠躬,一样不少,然后抬头,“我真的真的好喜欢您的戏!”

朱亚文趁这个照面,近距离观察了这个比自己矮了半个头的人。一双明亮亮的杏眼,眼底还带着没褪去的微红,眼角因为笑带出来三道小褶子,肤色白净,唇形漂亮得紧。

果然人长得秀气了,就是显小啊。——朱亚文打量着打了一圈招呼后离开的青年背影,感叹。

4
“亚文哥,我很羡慕你。”

在听到大导演出的题时,尹正其实内心是有些紧张的。当偌大的舞台只留给了两个人,周围暂时安静下来,一圈圈的灯光晃的尹正有一瞬间的眼晕。下一刻,对上对面那人的脸,两道剑眉下一双坚定的眸子,嘴唇微抿,脸部轮廓在舞台灯映照下更显了坚毅分明。尹正觉得,这一刻自己的世界就被这一个人填满了,这句话也便说了出来。这是个多么优秀的人啊,“行走的荷尔蒙”,举手投足间都是男人的味道,忍不住被吸引,想靠近。

可是,自己可能永远都不会和他一样吧,这样的自己又怎么能……这一刻尹正意识到他的心里多谢一些见不得光的小心思,他明白这些不应该有,却是控制不住,悸动、不安的同时便又多了这些委屈。

“我相信你会很幸福。”

“谢谢你的祝福,但是你要知道,有些东西你拥有,我一辈子都可能无法拥有。”

朱亚文专注地看着眼前的人,看着他那双圆眼里泪水渐渐蓄满到溢出,只觉得心都被揪了一下。灯光下,周围都衬得黑压压的,只有眼前这个人,倔强又悲伤地看着自己,像是个迷路的少年。

“尹正,不管你要去到哪儿,如果你累了,如果想家了,就回来。”尹正,我不知道该怎样带迷路的你出去,但是如果你累了害怕了,就到我身边,我会陪着你。

“但是话说回来,有时候也别硬撑着,弦绷得太紧终有一天会断的。”可是亚文哥,这样的你会更累吧,就非要这样硬撑着么?

“我欠家里的。”是啊,前路困难,但是还是需要面对不是吗?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我与你的相遇,也是一种缘分。”缘分让我们相遇,未来也由着缘分吧。

“我们没有父母,但我们一起长大,以前觉得苦,现在想想,没有比那更甜的。”未来会面对许多苦,但是我们一起,就会是甜的吧。

“你得到了一些东西,必然也会失去同样的东西。”得失寸心知。或许,我们可以一起体会吗?

“再见。”再见,我等你跟上。

“再见。”再见,我会跟上你。

5
口条倍儿利索的几位前辈有一搭没一搭地接着下茬,调动着气氛。朱亚文认真看着比赛给着反应,尹正更是不时“盒盒盒哈哈哈”笑成褶子精给节目组和观众贡献表情包。两个人聊配音、聊减肥、聊演戏…似乎同组录制的一个半小时里两个人迅速熟络的不像话,但是两人都没提刚刚即兴的台词比赛,巧妙又刻意。

年轻人精神头就是好啊。——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辈一边吃着槽子糕一边感叹。

6
录制时间一长,饥饿、困倦伴着紧张一起袭来,疲惫就成了众人需要克服的最大困难。

终于四组都录完了,在最后的大秀排练期间有了短暂的休息调整。尹正迅速从包里掏出手机,跑到朱亚文身边要微信。

“亚文哥,那会儿我在台上说的是真心的,找机会咱们一定要一起演个戏!”

“必须的,找机会一定演起来。”

我暂时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我因你而起的悸动,但这是我在现阶段唯一能向你寻求的承诺,谢谢你亚文哥。——尹正一边撩着长发头套开心地收集前辈微信一边感叹。

7
朱亚文和尹正在一起了。

过程很简单很平淡,具体来说就是两个人在节目录完后将聊天转移到了微信上,在一天天的交流演戏心得、吐槽生活琐事、分享喜怒哀乐和晚安声中,渐渐将彼此的好感度刷到了满点。

就在一个明媚得有些过分的春天,双方工作室终于协调好了时间敲定了剧本,两个人约好一起对戏,地点在朱亚文的家里。

“差不多了,歇会吧戏痴!我去洗苹果,你找部电影一起看。”

尹正听话地放下了剧本,坐到电脑前,保存并最小化了朱亚文放在桌面上编辑中的剧本梳理文档,尹正就看到了朱亚文未关的收藏夹,然后愣住了。

「声临其境 尹正cut」
「麻雀 苏三省cut」
「极品家丁 尹正cut」
「24小时 尹正cut」
……

“咳...毛毛,那啥,电影在F盘...”洗了两个苹果回来的朱亚文看到这一幕,即使平时再沉稳,这会儿也有点尴尬,红了脸道。

尹正并没有应声,只是转过身,嘴角泛起一层小坏笑,眨着大眼看着朱亚文,直盯了一会儿后才开口:“亚文哥,你给我打个电话。”

“啊?”朱亚文听了并没有反应过来,还愣在一边,尹正也不犹豫,顺手捞起一边桌沿上朱亚文的手机,输入朱亚文的生日解锁,找到通讯录里的“毛毛”,拨通。

“我的宝贝,宝贝,给你一点甜甜,让你今夜都好眠~啦啦啦啦...”铃声响起,低音炮又酥又暖。

“咳...亚文哥,你信不信,我不光看你的戏,这段儿音频我天天循环十几遍!”尹正拿着自己的手机冲朱亚文挥了挥,脸上也慢慢爬上了粉红,一脸傲娇。

“毛毛,我喜欢你,你看咱俩这么互相追星多费劲,我给你当男朋友,天天看真人好不好?”

“好啊,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你能不能把你的告白给我录个音频啊?我想收藏!”

“录啥,以后微信都给你发语音不就行了。”

最后的最后,朱亚文还是给尹正录了告白音频,其后,两人给对方的收藏夹内容也越来越多,不同的是内容多是一些不能公开的秘密了。

——————————————————
一篇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的文正
第4段十句台词那段其实是看完上一期节目打出来的,当时觉得空,就想着试试看完这最后一期再试着填充一下,结果整出这么一发_(:з」∠)_为了暖圈,也就发出来了,希望这对晚点冷啊…
另:超想看醉酒要亲亲的酋酋!!
超想看碎碎念要抱抱的唐叨叨!!
超想看被套路被吃死的机灵鬼山鸡哥!!什么cp都行!撒泼打滚求指路求粮呀≥﹏≤

1个简单粗暴的lof手机排版教程

爱君笔底有烟霞:

想必很多写手一提到lof客户端排版都有白眼翻到天灵盖的冲动


无论你敲了多少个回车键,最终还是只显示一个空行


开电脑就为了加粗个标题


链接只能干巴巴地贴一个网址


等等等等。


lof客户端没有编辑器,但是我们可以手动呀。


我们的目标是,手机能做到的,绝不用电脑来解决。


先上效果图:





(八百人尖叫鼓掌音效.mp3




在html语言里,<>这个符号就代表一个功能键,比如<b>的功能是加粗。


用法就是:<b>把你要加粗的文字放到这个标签里来</b>


你可能要问了,为什么结尾处有个</b>呢?


这是作为这个语句的完结,就像双引号要打完整一样。


只有框在这个完整标签里的文字,才会有这个效果。


也就是说,你用 <b>第一章</b> 加粗完章节标题后,可以随意地在后面输入文字,就像我现在干的这样。




以下是每个功能的格式,复制后替换文字部分就可以了。




加粗:<b>输入你要加粗的文字</b>


引用: <blockquote>输入你要引用的文字段落</blockquote> 


下划线:<u>输入你要打下划线的文字</u>


删除线:<strike>输入你要打删除线的文字</strike>


圆点标题:


<u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ul>




数字标题:


<o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ol>




插入链接:<a href="http://www.baidu.com" target="_blank">输入你要显示的文字</a>


(注:第一个引号中的网址替换成你需要的网址,我这里用的是百度)




最后,如果想插入空行怎么办?


在你任何想要空行的地方直接输入:<br>


大段大段的空行:<br><br><br><br><br>




补充一个大家最关心的艾特功能及常见问题

《结果》循环了一遍又一遍,不是情歌却给我听得心脏疼,真他么自虐似的…

能说什么呢,当真烦着呢!

似乎这个社会的主流价值观就是排斥一切非主流,挑剔到极端罢了。

这社会多的是“高端人士”的无脑指责自我高尚和“激进人士”的愤世嫉俗无病呻吟。

而上层管理者永远都在追求思想和谐,对于这种直白的却又柔软的反抗进行着残酷的打压。

嗯,要听话。

但是这次他能直接说出来,直接表达自己的不安和难受,我似乎又有一点点放心,可能他真的比以前放松了那么一丢丢吧…

说实在的,我不喜欢追剧,麻雀播出的时候正赶上我三次连轴转忙得晕厥的时候,然而到后来,我也没有看麻雀全集,只在b站看了好多剪辑,大多关于苏三省,不为别的,只为某个偶然间看到的这个人抽烟的动作神情,直接把我秒成一朵烟花。

我爱极了这个动作,原型是军统四大杀手之一的苏三省,诚如许多观众总结,苏三省的状态,大多时候是两种极端,暴躁扭曲的变态和只对两个女人温柔的向阳花。但是,这个抽烟镜头真的惊艳到了我,其实,他也是个孤独的绅士吧。

昨天晚上当真连续一两个小时反复看了这个镜头,又截下来拼图,设成壁纸设成微信封面设成qq头像,好朋友说你这反射弧够长的,都播过去这么久了人家都脱坑了,你才着迷?不,不是,应该是早已着迷,只是昨晚才在反复看这个镜头的时候深陷苏三省。

方俊生和苏三省,相似处大概都是反抗者吧。病娇的小君子和变态的孤独绅士,总之我的三观已经被尹正小哥哥的角色带偏了。啧,罢了,反正我本质是当年面对山鸡哥就把持不住犯花痴的小哥哥的脑残颜粉和肉体粉(捧脸+捂心口)。

很气  很心疼
红橙黄绿青蓝紫······
别说欧若拉了 七彩虹都能集齐还能来个多彩渐变
脑门上最后一点点外在的叛逆哟
我内心柔软地一塌糊涂的人儿啊

然后我还一直一直莫名其妙地在考虑一个问题…那个那个…不让扎辫子,刘欢老师会不会也得…

【主白搭】爱瘾6-7

爱瘾6—7

6.

“哎呦喂…这是何必呐!”

某天周五下午第一节课间,刚刚上完体育课的鹿晗老师带着一身薄汗刚踏进办公室,就听见这一声生无可恋的喊。随后就看见某人一颗翠绿的脑袋左右晃动两下,叹口气然后下巴颏抵在办公桌上,整个身子笼罩在低气压下耸拉下来缩成一小团,一旁的何炅老师瞅着这只“小鸵鸟”噗呲憋着笑。

“哟,怎么了这是?”小鹿老师睁大眼睛问。

“小鹿下课了啊,看看吧,学校要开军事教育集训,高一和高二的一级部这个周末就去。”何老师说着把学校下发的通知递给鹿晗看,继续说:“第一项就是徒步拉练,走到基地。这么多孩子集体出去不好管理,学校给所有年轻力壮的老师两人一组都安排了负责的班级,咱们办公室这哥几个都有份儿,明天一早出发。”

“哦,怪不得…”鹿晗快速扫了眼通知,又扭头看看隔壁桌低声嘟囔着“这是为什么啊?不就是春游吗?”的“鸵鸟”,了然道。

张伟的运动神经用他自己的话形容是头皮以下全截肢,出了名的废。同办公室的哥几个知道还是因为,张伟在这时间就是粮食的学校饭点吃不上饭。一到饭点饿得两眼通红的学生们恨不能瞬间移动到食堂,等张伟迈着小细腿儿赶到食堂,基本上也就剩个菜底了。后来还是承蒙人鹿晗老师照顾,飞毛腿跑去填饱肚子还顺带捎回两个包子喂张伟。让这么个二大爷似的人物去野外集训还得负责学生安全,确实够难为的。

鹿晗顺着通知上的表格找了找,在高二那栏找到了张伟的名字。“嗯,大老师是去跟那位白敬亭老师一组,看起来是个可靠的人吧。”小鹿老师如是想。

7.

集训的集合时间比学校平时上课还要早一个小时。几场春雨下过,天气明显暖了许多,清早的微风轻轻拂过。操场上,脑门儿锃光瓦亮的学校领导正在主席台上一字一句慷慨激昂地念着动员大会的稿子,台下乌压压站了一片穿校服的学生打着哈欠。

张伟跟其他跟队老师一起,站在自己负责的队伍最前面,一身早上周裁缝抛过来的运动服松松垮垮地穿在身上,倒背着手,摇摇晃晃,无精打采。一旁负责邻班何老师在默默数了张伟第15个哈欠的时候终于忍不住,掏出张纸巾直接糊到张伟脸上给他擦打哈欠打出来的眼泪。

捯饬了两下,张伟才逐渐醒过神来,主席台上学校领导的演讲也到了尾声,各个班开始陆续按队形出发,开启集训第一项内容——徒步前往营地。

路程不短但丝毫影响不了学生们的热情,队伍浩浩荡荡,三两个好朋友们凑成一排兴奋地聊天打闹。还没完全醒过来的张伟仍在自己班级的队伍前头,跟在班级旗手旁边,埋头走着,对身边一出发就凑上来的王嘉尔爱答不理,偶尔岔几句,都是损人的话,好在王嘉尔国语水平没那么高,对那些个京片子损话不解又蜜汁感兴趣,谁让这张大爷还没醒呢…

白敬亭走在自己班队伍的后方,偶尔出列提醒只顾打闹走得太靠路中间的学生几句,其余都是默默地走着。

渐渐的,疲惫袭来,瘦弱些的小姑娘开始抱怨越来越大的太阳,打闹的小伙子们出了汗大口大口地灌着水,跟在大队伍后面的空巴士车陆陆续续有体力不支或身体不适的同学上去,整个队伍的士气下降了许多。

张伟哭丧着脸踉跄着走着,跟在身边的王嘉尔早就被换到队伍最前面去扛旗了,渐渐的张伟已经落到了自己负责的那队的最后,体力不支加上一开始就有的负面情绪使他极度低气压,越来越烦躁,突然地,他鼓足了力气掉头就走,看方向似乎是要往大巴车去的。身边的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张伟已经穿过了两个班的队伍,直到被一个教官拦住问他去哪。张伟沉着一张脸不吭声,被问急了硬生生回了一句:“我要回去!我不干了!”然后不顾阻拦执意要走。

这边的动静很快引起了路过同学和老师的注意,正僵持不下之际,一声带着轻喘气息略微不稳的声音在张伟身后响起:“大老师。”张伟扭头,就见白敬亭站在身后顺着气。

后来,张伟是在白敬亭半扶半托下到达半山腰的营地的,白敬亭班上的同学全部都用掌声和欢呼迎接。

“大老师哥哥,是不是舍不得我们才又回来的呀?”王嘉尔睁大眼睛兴奋地大声问。

“嗨,这不是看人白老师一脸真诚,得得得给人家面不是啊!人白老师后来上山都在后面托着我,真棒…”张伟喘了口气,突然难得地有点儿难为情,下意识接上话茬使劲夸了一顿白敬亭,却忽略了班级里有几个小女生凑在一起兴奋地小声交流,手机从刚才就没停,对着自己和白敬亭使劲一顿猛拍。

直到许久之后,张伟才从那几个小女生口中知道知道,白敬亭跑去教官那找自己之前,将班上的同学托付给过来传信的何老师后,转身留下的话是:“我去把他领回来。”

——TBC——

这两天要熬疯了,各种作业各种稿子,我我我…要废了,诸位又勾勾又丢丢的小姐姐们凑合着看吧么么啾o(>﹏<)o

【主白搭】爱瘾3-5

爱瘾3—5
(昨晚上接到老师电话惊吓到3和4从备忘录点了剪切而不是复制,给忘了:)现在觉得,我好像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微笑)

3.

张伟是DM高中今年新特聘的音乐老师,在这之前他是名乐队主唱,写的歌儿传唱度颇高,人有才华又会聊天,几句话能把人逗乐,火的时候连小区看门老大爷接孙子放学的路上也能爷孙俩一块儿哼上两句。无奈近几年唱片行业不景气,签的公司又与自己乐队的发展意向不一致,乐队的发展遇到了不小的阻碍。索性乐队的几位爷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眼看公司不支持,唱片也发不了,也就决定解了约,回头继续组自己的地下乐队。

要说刚解约后的日子,张伟觉得倒也没啥大的区别。之前名气不小,好多酒吧、商演都有邀约,歌照唱,粉丝照捧,只是这收入确实少了,不过哥几个乐得自在,也不多在意,继续一门心思地写写唱唱。

不过再多的人气也经不起时间的冲淡,更不必说是在更新换代比翻书还快的娱乐界。渐渐的,演出少了,酒吧捧场的少了,乐队逐渐凑在一起的时间也少了,成员们结婚的结婚,做生意的做生意。张伟在梗了一段时间后,经不住哥几个和家里周裁缝的念叨,在接到去高中当老师这份邀请时纠结了半天也就应了。反正在哪干什么也能写歌儿,本大爷也是高中过来的,还能怕了它是怎么着啊。张伟如是想。

4.

要说张老师到职头几天,还是有些提心吊胆的,年少的经历让他本能地不太喜欢学校这个地方,不过人有张能说会说的嘴,懂得多,讲台上两句一个梗想冷场都难,他本身经历的在普通毛头小子间也称得上传奇,又加上这人浑身上下从声音到动作都是满满的少年感,不经意间的行为就像在软软地撒娇,没两天就在老师同学那里得到了不少的宠爱和崇拜,都叫他一声大老师。

音乐课在课业繁重的高中绝对算得上最受欢迎的课程之一,张伟任教时间不长,但他名气是很快打响了的。适应后所上的每节课都基本没有缺席学生,课堂气氛极好,满堂的欢声笑语,甚至有老师打着学习教学方法的名义站到教室后面怀抱笔记本星星眼。

不过能让张伟留下印象的老师,白敬亭得算头一个。在高中,主要课程老师占音体美等老师的课上是我大天朝的一个普遍现象,但其实也主要发生在高三,高二次之。张伟任教之后,高二其他班老师们占音乐课的次数明显少了,但这位白老师依然认真负责地在他们班其他老师不占的情况下调整科目,上数学。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这白老师这个人。挺好看的个小伙子,非要老气横秋地,他这脸一板眼睛一盯,下意识就想听他的话是怎么回事儿,这家伙可还小自己好几岁呢!!嗨,可能人家天生就是当老师的料吧,张伟如是安慰自己。

细数下来,张伟到职两个月余,每个班每周一节音乐课,在白敬亭的班统共才上过一节音乐课,还被白敬亭临时通知课间操场全校会操用去了小半节。倒不是张伟有那个闲心去记这个,而是张伟在那节课上收获的迷弟,一个来自香港的交换生王嘉尔同学,不管何时何地,每次王嘉尔同学只要看到了张伟,第一件事情一定是扑上去抱住他然后说我们班应该上第几节音乐课了结果又被白老师占了吧啦吧啦,大老师哥哥你真的病了吗吧啦吧啦…

每当这个时候,张伟总会甩着自称头皮一下全截肢的小胳膊小腿儿挣扎一下,挣扎不了也就算了,嘴里念叨着多学点数学好啊,以后省的让体育老师再挨骂啊什么的敷衍过去。反正对张伟来说,除了老“被生病”,自己也没什么损失,还能多一节课的时间偷个懒,乐得清闲,挺好。

5.

张伟大爷遛弯似的慢腾腾逛回了办公室,往自个儿办公椅上一摊就就闭上了眼养神。隔壁桌的体育老师鹿晗瞧见后脚下一个发力,驾着转轮椅跐溜窜到张伟身边,笑着开口:“大老师,怎么着啊,又被占课啦?”

张伟眯缝着眼看了看眼前漂亮得跟幅画儿似的小青年,咧嘴道:“别光说我,鹿儿老师,您这不也闲着呢吗?”

“嗨!别提了,今儿上课遇上教导主任抓逃课,我那儿上足球课呢,正碰上,他从足球场边上抓了七八个逃课的女生,一生气就让我停课回来了,我这可冤呐!”年轻的小鹿老师皱紧了眉头惨兮兮回到。

“嚯~谁让您长得好看,比那些个课程提神儿呢!”

“得得,您别埋汰我,说说呗,要没记差的话,这节课占您课的又是那小白老师?”

“厉害厉害厉害,鹿儿老师这都知道!”张伟笑着胡撸胡撸鹿晗肩膀,继续闭目养神顺道想想写了一半的歌儿。

“在我看来,这是应当谴责的行为。这种占课、中止上课的行为,不仅是在剥夺老师们的开展教育教学活动的权利,更是剥夺了学生们进行全面发展的权利!校方及有关各方应当积极…”一旁的兴趣开发课老师撒贝宁突然站起身,操起专业口播义正言辞地发表大论。

“诶呦呦呦…鹿儿,看看撒老师身上有纽没,快给他摁上!”张伟顺嘴怼过去打断了小撒老师的发言。

“不是,大老师,撒老师心里也憋屈,因为有外校老师参观,他今明两天的课都被教研室主任安排给了外语兴趣课的何炅何老师对外展示去了哈哈哈哈哈哈…”小鹿老师说着笑得下巴又不见了。

“诶呦喂,是这么回事啊,那那那撒老师您还不回家带孩子去啊?真伟大真伟大…”

综合办公室满屋的段子乱飞,门外,布置完修改试卷任务回办公室拿资料的小白老师驻足倾听,末了,跟着翘了嘴角,展了笑。

TBC…(Maybe???)

【主白搭】爱瘾

爱瘾

白数学老师×大音乐老师

(n久之前记下的脑洞,突然的脑热开始填,十几分钟的产物,文笔粗糙极了,见笑见笑。大张伟亲传起名废,那就最爱的他的翻唱歌名拿来用了。)

1.

白敬亭是DM高中的一名数学老师,年纪轻轻却教学态度严谨,水平很高。在去年学校扩招,三四名年轻不年轻的老师相继生二孩休产假的情况下,白敬亭顺理成章地成为一名高二年级的小班主任。

这白老师责任心强,再加上是位眉清目秀,谦和有礼的青年,在其他老师和学生间还是有不小人气的。不过,据班上同学反映,这位白老师啥都好,就是有一个对学生不太友好的小习惯——占课。

在风和日丽的这一天,白老师皱着眉头批完了小屁孩儿们的随堂测试卷子,站起身摘下银边眼镜揉了揉眼睛,复又低头看看孩子们卷子上的叉叉,叹口气:当真是孺子不可教也,得,补课吧。象征性地抬眼看看电脑显示器旁边贴的早已记熟的课表,大手一挥,抱上卷子和教案去了教室。

2.

白敬亭是踏着上课铃声走进教室的,看到班主任进来,原本喧闹的教室瞬间安静了下来,几名教室后方刚刚在手舞足蹈讨论游戏的男生静止了动作楞在当场。在40多双眼睛的注视下,白老师平淡地开了口:“这节课,自习,改卷子。”这话一出口,一时间,哀嚎遍野。

“不好意思啊您呐,我这刚刚写歌写忘了时间了,咱们…”一个带着抹翠绿的脑袋这时候从教室门口探了进来,语速比身子快,话说到一半儿才看见讲台上亭亭站着的白色身影,旋即明白了过来,眨巴眨巴可爱的下垂眼,在满眼希冀的学生和面无表情的白老师间转了两圈,磕巴着问到:

“哎呦喂,那什么…我我我…我又病了…?”